唐山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雀巢憨子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3:29:15 编辑:笔名

女子公寓。  这城里的规矩就是多,我想进去找个人,这看门的大姐就是不让我进去,她看了我的介绍信也不同意我进去,说什么这里是女子公寓。我试图要在她的值班室里坐一下,谁知道这大姐一抡胳膊就把我给轰出来啦!  值班室里不让我坐,我就在大门口找个地方坐着等姐姐回来。车是进了一辆又一辆,我熬到晚上七八点钟也没有见到姐姐的面,照这样子苦等我也要等,再说,这个时间我也没有地方可以去。肚子饿了,不用怕。我的包里还有很多干粮呢!我嚼大饼的动作确实有点夸张,被噎着也属正常情况,这大姐肯定是怕我噎死在她工作的岗位门口,她赶紧拧开一瓶矿泉水递到了我的嘴边,呵呵——没想到她比我妈还要关心我。  知恩图报是我妈妈告诉我的。现在这位大姐救了我的命,我现在就要用实际行动来报答她。怎么个报答法呢?  我自告奋勇。  “大姐。我替你看门。”  “这里不需要男人。”大姐和我说话的时候表情很奇怪!虽然我知道她不是很喜欢我;但是我还是朝她嘿嘿嘿……嘿嘿嘿的笑。  我一脸憨样!  大姐脱不了身,我自然就挤进了她的值班室。说是值班室,其实它和我们乡下用的几块挡板遮住的茅厕差不多大。一个人呆着都嫌挤!  我坐着休息,她站岗。我想替她站一会儿,她不让。没办法,我就知道我长得帅,不然我和她非亲非故的,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  我这个人就是这么简单,吃饱喝足以后,我坐在那里都可以睡的很香。呼噜呼噜的打呼噜打的正酣,大姐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拿蚊香熏我,阿——阿——哈欠!鼻涕还好没有流出来,我的眼泪倒是挤了两大滴。  什么情况?  我抹掉了眼角的泪痕,起身就出了值班室。深更半夜的,值班室门口多了一个女人,女人打扮的妖里妖气的,没事还戴什么太阳镜!大姐和女人好像很熟,我站在一旁傻傻的看着。等她们俩聊到差不多的时候,女人一摘下眼镜,我就“哦”的一声!这不就是我要找的姐姐嘛!  虽然我和姐姐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们俩从小玩到大的关系是改变不了的。姐姐见到我好像很意外,我赶紧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信给姐姐看。姐姐看完好像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我右手提着包,左手跟着就去挽着姐姐的胳膊。  “姐姐。走。咱们俩回家去。”  看门的大姐一看就不对劲!她赶紧上前阻扰。  她说:“女子公寓有明确规定,这里不允许男性朋友在此留宿。”  这下可好,姐姐难不成要把我遗弃在街头了吗?我迟疑着。  还是姐姐聪明。  “大姐,我这弟弟这里有问题(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当着我的面做这个动作,我又不是真的傻子。,两个女人让我做问答题。  1+1=?  像这么简单的问题,我很快就给出了答案:1+1+1=3.  我掰着手指加完她们两个人;然后又加上了我自己。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是个弱智。法律上还讲人情呢!如果连她们女性朋友都没有爱心的话;那么她们以后还怎么做孩子的母亲呢?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很顺利的就跟着姐姐到了楼上的房间里。房间里还有一个女人,确切地说,(姐姐让我喊她加佳。)我和姐姐刚进房间走到客厅,凑巧加佳裹着一条浴巾也站在了这里。因为像加佳这种情况我在乡下见多了;所以她大呼小叫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惊讶!盯着她看,不是我有什么别的想法,我当时就是看到她那种慌手忙脚的表情感觉很好奇而已!  “姐姐,你怎么把个男人弄家里来了呢?”  瞧她一眼,我感觉都是多余,像她这种女人,我在乡下没少见。我又没有结过婚,她干嘛说我是个男人呢?男人就是拥有家室的男人,何况我又不打算和她睡觉,再说,这里还有我姐姐在,怎么睡我也得和我姐姐先睡在一起。  看她裹着条浴巾,一扭一扭的样子就让我生厌!我和姐姐站在客厅里说话又没有碍着她什么事,没事她干嘛插嘴,像她这种女人肯定没有家教。她有没有家教我不管,姐姐让我喊她加佳姐姐我就喊。女人好像次听到有人喊她姐姐似得——她站在一旁抿着嘴巴乐开了花!  “黄姐。咱们家这大男孩今年到底多大了呀?”  25。  “他比我还大一岁。”  不以年龄分大小的情况下,我喊她姐姐又不吃亏。出门在外,多一个女人照顾我难道不好吗?  有了空喊的口号,这默认的姐弟关系很快就拉近了我们彼此的距离。姐姐关心弟弟的饮食起居是人之常情。现在加佳姐姐直接就喊我“康康、康康”。  “嗯。”  “你肚子肯定饿了吧!”  她这么一说,我的肚子还真的立马就咕咕直叫起来啦!  我姐姐让她赶紧回自己的房间:“加佳,你赶紧到房间里穿上衣服裤子,然后再出来好吗?”  没想到,加佳姐姐朝我姐姐吐了吐舌头,之后转身就进了那道门。原来这个加佳姐姐和我一样有点傻啊!  出门在外,我说姐姐现在的家就是我的家一点也没有错。姐姐对我说。正常情况下,这女子公寓里是严禁留宿成年男子的,然而像我这种社会族群里的特殊人士应该是情有可原的啦!我又不是坏人。我自然可以安心的在姐姐这里住下来。  二室一厅,客厅这么大,她们俩对我真是好,我晚上可以睡这么大的一个客厅。时间不早,姐姐赶紧给我弄了碗泡面,她让我吃完了赶紧睡觉。我这个人从来就不挑食,三挑两筷子就把泡面捞干净啦!连面汤一点不剩的灌倒了肚子里。我坐在沙发上打了一个饱嗝,然后就侧着身子躺着。也许是我自己太兴奋的缘故,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我根本就合不上眼睛安心的睡觉。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两个姐姐不时会开灯走出自己的卧室,绕道客厅的时候她们俩总会朝一个相同的方向走去。那个小房间灯亮一会儿,之后里面就出现流水的声音,灯一灭,随后就听到哗的一声响。因为我很好奇她们俩在里面到底干什么;所以我就偷偷摸摸的过去把耳朵贴在门上听。  我把耳朵贴着门正听得入神。姐姐这个时候正好开门看到了我,姐姐问我不睡觉在这里干什么呢?我说:“姐姐。这么晚,你也睡不着觉呀!姐姐是出来关水龙头的吗?下次听到我一定帮姐姐关好水龙头。”  也不知道姐姐为什么冲我摇头,她摇了摇头;然后用手拍着我的肩膀让我赶紧的乖乖地躺下睡觉。在老家的时候,阿姨和我妈都一再交代我要好好的听姐姐的话。我知道。如果我要是不听话;那么姐姐肯定会让我打道回府。要知道,我好不容易才出一次远门,今天我要是在城里混不出个人样,明天我还得回到乡下耕田。我试着闭上眼睛想让自己进入梦乡,结果我在沙发上还是毫无倦意!这个时候我又不能够瞎哼哼,客厅里摆着超大屏的电视我又找不到开关,这城里的什么玩意好像都讲究一个高科技。我姐姐对我就是好,客厅里发出粉红色亮光的那盏灯就是姐姐特意为我留着的。就在我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看的时候,加佳姐姐第二次又出现在了我的身边(其实她就是要再进一次那个小房间而已!)我在想。刚才是我姐姐不想让我靠近那个小房间的,而现在小房间里面的是加佳姐姐。加佳姐姐又没有告诉我不许进小房间。  就这样,我兴高采烈的又把耳朵贴到了小房间的门上听,我好像没有听到刚才的那种流水声。我靠着门又听了一会儿,这一会儿对于我来说好像就是特别的久!我怕加佳姐姐在里面出事,我急的乱敲加撞门而进。坐在那个桶桶上的加佳姐姐受到惊吓连手里捧着的杂志也都掉在了地上。就在加佳姐姐大声尖叫的同时,我姐姐也很快的冲到了这个小房间里。姐姐二话不说就把我拽到了客厅里。  我站在客厅里,姐姐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我看到姐姐撇着嘴的表情,我猜自己肯定有什么地方做错了,然而我又不敢问。在乡下的家里,我妈很早就教导过我,遇到姐姐生气的时候千万别顶嘴,不管自己做错了什么都要老老实实的呆着。(一切行动听指挥,姐姐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加佳姐姐从那个小房间里走出来时并没有加以责怪我的意思。说实话,我进去只是想帮忙而已!谁知道加佳姐姐会把裤子脱掉坐在那个桶桶上捧着一本杂志干啥呢?不明真相的前提,我应该是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吧!就这么干呆着也不是办法,该睡觉时还得睡觉。各自回房间休息,我还是睡在我的沙发上。  奇怪!我刚躺下没多久,天就亮啦,姐姐们的房间里的闹铃也跟着响了起来。人影一阵晃动,洗漱完毕。因为姐姐她们不放心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所以我就很自然的成了她们俩的跟屁虫。姐姐们上班的地方好像有点远,她们俩一左一右的牵着我的手去挤公车,不少人朝我们投来异样的眼神!下了车,我们仨一路小跑就进了一间发廊(就是理头发的地方);这里真漂亮。说是什么美发工作室。依我看,这里就是恐怖游乐园。这里的主管是个光头,我一看他那张诡异的脸就不顺眼。姐姐们很快就穿上工作服(围裙)。我怎么办?我傻站着也不是办法。  我问:“姐姐。姐姐——我现在干什么好呢?”  我姐姐朝我笑了笑;然后她用手指着有空位的地方,说:“你现在就乖乖的坐着。”  要知道,这姐姐的话就是圣旨。坐着等。我不干活浑身就是感觉着不自在!没办法,在这里我必须听话,不然姐姐她们不会理我的。  等着理发的人又多了几个,店里的那个光头主管看忙不过来——  “你、你……”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谁。我正在纳闷呢!他就突然走过来用手一拍我的肩膀:“喂。小伙子,去帮忙给客人洗个头好吗?”  我一听。“呵——有活干啦!”  接着我又问了一句:“我有钱拿吗?”  “当然有。”光头主管看来也不是很坏的样子!他答应了,我赶紧就学着人家的动作忙手里的活去啦!女人的头发就是长,长头发多而且密,女人躺着,我侧着身子帮她冲掉头上的泡沫,也许是近距离的关系,我的脸好像和这个女人的脸都快贴到了一起。这女人闭着眼睛真懂得享受,看她嘴角蠕动的样子,我猜她肯定是在做白日梦呢!泡沫冲干净了,我赶紧拿了一条干毛巾把她的头发擦干。  女人起身,跟着她就自己坐到了理发椅上。她理头发就不管我什么事啦!谁知道,今天店里的几个理发师都在忙着,女人坐着干等了一会儿就好像有点不耐烦啦!她嚷嚷着说什么“吹个风至于让我等这么久吗?随便找个人帮我吹一下就可以,你、你……”。  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点名要我帮她吹头发。我看了看她又回头看了看光头主管。光头不愧是主管,他朝我一挥手,说:“小伙子,那你就帮这位小姐吹一下吧!”  因为我知道额外工作他就得多付钱;所以我又跟他说了加工钱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不拿钱就替人白干活那才是真正的傻子呢!我是谁?我是康健龙。  女人看我和店里的主管这么磨叽,她插嘴说:“你们俩到底干啥呢?你——快点过来,一会儿我还要去摸两圈呢!”  可以多拿钱,我自然会小心翼翼的帮她把头发弄好。(当时,在一旁的我的那两个姐姐根本就没有打算插嘴替我说一句话。)我想:当时我的这两个姐姐根本就不希望在大庭广众之下说我傻。因为女人好像比较喜欢人家喊她小姐;所以我也试着喊上了小姐。  次玩电吹风,我的笨手始终不听脑子使唤!因为我怕烫着她;所以我把电吹风拿得老高。风大的同时,小姐的满头秀发被我吹成了鸟窝,没了章法的情况下,小姐白色衬衣上胸前的一粒纽扣也被我给吹掉啦!  什么叫出丑?像她这种小姐过得生活肯定不一般,不然她干嘛连胸罩都不穿呢?我没有跟她说“对不起!”因为我知道这根本就不是我的错。所以我现在只要用梳子帮她把头发理顺就好啦!遭遇这种尴尬的时候,大家只要别太去介意就会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小姐补救的措施就是双手交叉护着胸。  手机响了,在她的包包里。不拿手机她也能够与人聊天真是不简单!一开始我还以为她是在自言自语,当我听到她与另一个女人隔空对话的声音才发现这位小姐的耳朵上原来夹着一个高科技产品。  对话中说什么“三缺一”。  小姐与那个女人聊到这句话时顺着看了我一眼。她问我:“你和我们凑一桌如何?”  “什么叫凑一桌?”  “打麻将会不会?”  我说:“我打不来麻将。”  我这一说反倒让她拍手称好:“好——就是你啦!”  我在想:这小姐是不是有病呢?我说不会玩麻将她高兴个啥呢?完了,我转念又一想。我问她:“小姐,陪你们玩麻将我有钱赚吗?”  “当然有。”小姐马上给了我肯定的回答。  我说:“我说了不算,我还得先问问我姐姐她们。”  “你姐姐在这里吗?”她问我话的同时,她又用眼睛上下仔细的重新打量了我一番。  “姐姐,姐姐”,——我走到姐姐身边,她正在忙着给客人理头发,她听到我喊,就扭头看着问我“到底啥事这么急?”我憨笑着告诉她:“姐姐。那边那个小姐让我陪她去打麻将——我陪她打麻将还有钱拿,你说好不好?” 共 1211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慢性细菌性前列腺炎是什么
昆明治疗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
昆明治癫痫病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