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邵秉仁国企垄断没被打破混合所有制没法搞

发布时间:2019-07-17 18:04:59 编辑:笔名

邵秉仁:国企“垄断”没被打破 混合所有制没法搞

邵秉仁

【财经讯】  “垄断不仅没有打破,反而在强化,在所谓做大做强的口号下,实际是拿着国家的投资在盲目地扩张规模,以低效率为代价,我们可以考察一下现在国企,尤其是央企他们资产负债率,他们的资金回报率,各项指标老实讲与民营资本没法相比,如果长此下去必将掏空国家。”,3月26日,原国家体改委副主任邵秉仁在2015博鳌亚洲论坛“混合所有制:国企改革再发力”分会场作出上述表示。

邵秉仁表示,十几年来国有企业的改革不仅没有推进,在某些方面反而出现倒退。 垄断不仅没有打破,反而在强化,在所谓做大做强的口号下,实际是拿着国家的投资在盲目地扩张规模,以低效率为代价,我们可以考察一下现在国企,尤其是央企他们资产负债率,他们的资金回报率,各项指标老实讲与民营资本没法相比,如果长此下去必将掏空国家。

垄断不打破,国企改革不进行彻底化,市场化的改革,混合所有制没法搞。所以说我觉得今天要讨论的主题,在我看来是发出一种推进国企改革打破垄断,用混合所有制的一些形势,实现三中全会所既定的目标。

以下为邵秉仁发言实录:

主持人张力奋:谢谢刘主任。您作为现任的官员,十几年、二十几年前可能邵秉仁先生就在您差不多的位置了,都是在对整个国家的改革计划做一些思考。你刚才特别提到在这个问题上目前是没有共识的,我想听听邵秉仁先生,你觉得在这个问题上,除了没有共识以外,路线图有吗?因为很多企业家现在在跟我说,目前这样的混合所有制的改革,民营资本、民间资本、社会资本是赔不起的,也不想跟国企玩这个游戏,不知道你的看法怎么样?

邵秉仁:所谓混合所有制在我看来,究其实质不是一个新的概念。上一轮国有企业改革我们提出现代企业制度,其中在产权结构上就提倡多元化。那个实际就是一个混合所有制,所以在基本理论上,现在为什么又出现了本来已经统一的认识,在上一轮90年代进行的国有企业改革过程当中,已经达成共识的东西,现在又没有共识了。主要是我们这十几年来国有企业的改革不仅没有推进,在某些方面反而出现倒退。 垄断不仅没有打破,反而在强化,在所谓做大做强的口号下,实际是拿着国家的投资在盲目地扩张规模,以低效率为代价,我们可以考察一下现在国企,尤其是央企他们资产负债率,他们的资金回报率,各项指标老实讲与民营资本没法相比,如果长此下去必将掏空国家。搞国有企业要不要搞,我认为要搞,就像刘先生介绍,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经明确了国有企业在那些领域可以搞,它应该起到公共服务的作用,而不是与民争利,更不是官商结合,政企不分,这样不仅要掏空国家,而且要滋生大量的腐败。 从前一轮对央企的巡视情况看,现在正在进行第二批央企巡视,没一家干净的。为什么?就是这种体制造成的。从体制上讲,它没法不产生腐败,因为官商不分。一官一商,一个方面拿着市场化的工资,另外一方面享受着政府什么部级省部级待遇,任何一个国家的国有企业没有这么干的。一会可以请吴先生就淡马锡的情况介绍一下。要么你是公务员,办国有企业享受公务员待遇,要不然市场化聘任。而且一个企业的领导班子,两家在管,中组部管一把手,其他副职国资委又再管,不是管乱套了吗?所以我认为当前谈混合所有制不是研究如何搞混合所有制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搞的问题,敢不敢触动现在既得利益者障碍问题,我一直提倡从反腐败入手。我认为十八大特别是三中全会提出的混合所有制是一个非常好的想法,在新的形势下,重复了或者是发展了在上一轮国有企业改革基础上的一些成果。 我们现在不是要研究如何搞混合所有制的问题,而是要研究能不能搞?垄断不打破,国企改革不进行彻底化,市场化的改革,混合所有制没法搞。所以说我觉得今天要讨论的主题,在我看来是发出一种推进国企改革打破垄断,用混合所有制的一些形势,实现三中全会所既定的目标。

张力奋:邵秉仁先生提到毕竟已经离任的官员比较容易说话。

邵秉仁:可能我敢于说话,他们在职不好说,这个事我一直这么认为的。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济南专治牛皮癣医院
湖北医院治男科
漳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重庆小米熊儿童医院地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