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揭秘空气罐头生意经:多省扎堆生产 打开市场或成产业难题

发布时间:2019-12-05 06:14:20 编辑:笔名

属于“空气罐头”的产业时代或已来临。

3月7日,全国两会期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参加贵州代表团审议时,谈到贵州的空气质量时说,将来可以制作贵州的“空气罐头”。

12天后的3月20日,贵州省举行开发“贵州空气罐头”媒体见面会,对外透露,将开发“贵州空气罐头”创意旅游纪念商品。

“做‘空气罐头’不是玩概念搞炒作,要出产品,作出受消费者欢迎的,而且是可持续畅销的特色产品”,贵州省旅游局局长傅迎春斩钉截铁地说。

时代周报记者亦发现,目前已有民营资本对开发“贵州空气罐头”饶有兴致,四川仟坤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被确定为该项目的开发商。

作为一款新开发的产品项目,该公司却显得异常低调。3月31日,四川仟坤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一名营销负责人李翔婉拒了时代周报记者关于“空气罐头”的采访,“公司不会发布这相关的消息,暂时不会接受媒体的采访。”

而除贵州外,浙江省临安市、河南省栾川县、福建省等地均已花费资金研究或开发空气罐头。

而另一方面,在雾霾肆虐的同时,全国各地也在花大价钱治理雾霾天气,国家将投资1.75万亿元治理雾霾,而北京市则将花7600亿元治理PM2.5。

一面是治理雾霾天气投入资金,另一面是创新罐装空气的产品研发投入,两项投入似乎自相矛盾,业内人士表示担忧,空气改善了,PM2.5值降下去了,是否空气罐头将失去市场空间?时代周报记者通过多方调查试图还原空气罐头这门生意。$$分页$$

多省扎堆空气罐头生意

3月26日,傅迎春对记者透露,贵州省旅游局与企业正积极研究相关事宜,准备面向海内外公开征集“贵州空气罐头”创意设计方案,同时组建开发团队。

据悉,“贵州空气罐头”将在6月20日前拿出首批成果,其空气源确定将来自贵州生态的旅游景区,如梵净山、兴义马岭河峡谷、荔波等。

而在贵州省推出该计划之前,该省旅游局通过中国驻东京旅游办事处主任,对美国人在日本开发空气罐头的情况进行了详细的调研。有消息称,曾为日本富士山开发出“空气罐头”的诺克先生已受邀到贵州考察洽商相关事宜。

同样是3月20日,福建省旅游局局长朱华,在一活动现场拿出了采集自福州云顶的“空气罐头”给现场人员“品尝”。

“空气来源于永泰云顶、武夷山大安源景区,我们每天都在检测这些景区的空气指数”,福建省旅游局市场开发处处长肖长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浙江省临安市也一直在进行空气罐头的研究。在临安市旅游局副局长陈伟洪看来,空气罐头一定会像无色无味的矿泉水一样,走进千家万户。

陈伟洪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早在两个月前,该局即启动了空气罐头的研制计划。3月26日,临安市专门开了一场研讨会,如何将空气罐头做出来,并推向市场。据悉,来自浙江大学的研究空气气体的专家和浙江农林学院旅游与健康学院的专家参与了研讨。

“如果做出来,将是一个划时代的意义”,谈到此,陈伟洪信心满满地表示,待试验完成之后,会对外招商来运作这个事情。

而河南栾川县也正在开发空气罐头,据栾川县旅工委副主任段军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还处于设计研制的理论阶段。但当记者询问现在是否有企业在当地开发空气罐头,“现在不方便跟你讲,尚处于机密状态”,段军伟匆匆挂断电话。$$分页$$

灌装空气如何生产?

中国早开始做空气罐头的要数陈光标,他的“灌装空气”属于“陈光标好人”系列有机食品其中之一,由陈光标于2012年9月17日正式开售。

但“陈光标好人饮品”企业品牌副总裁王利锋日前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针对该“灌装空气”,连说了26个环保秀,这只是一场环保秀,这个产品是不存在的。

“这个罐装空气是我亲手做的,我可以告诉你,这东西就是一个环保秀,没有标准、没有产能、没有产品,什么都没有,有过的只是拿来做环保秀的一个样品。”王利锋说道

而据陈光标介绍说,新鲜空气将装在易拉罐中,打开盖子对着鼻子深吸三口马上就可以感到心情舒畅、头脑清醒。据其介绍,陈光标的罐装空气的易拉罐中有个芯片,在装空气时,操作人员只需甩三次手,当空气被甩入罐中并达到要求的指标后芯片即会感应,盖子就会自动封闭。

而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公管学院专家刘伟向记者介绍,现在空气灌装一种是低温的常压灌装,这种空气罐从低温环境下拿出来,拿出来就要立即使用,否则空气将会挥发。

刘伟说,现在灌装空气的技术已相对成熟,一般是先做好罐子,然后用充气棒将空气充装到罐体里面即可。

浙江农林大学旅游与健康学院孔邦杰老师在天目山景区检测空气负氧离子含量已10余年,并采集空气进行研究。

孔邦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空气中含有两个主要成分,负氧离子和植物精气。空气负离子难保存,植物精气则可以,而且大部分的植物精气是多人体有益的。据其介绍如果把植物精气进行罐装销售,这样就很好了,可以形成一个产品体系,产生经济效益。

灌装空气的技术其实不难,难的是经过空气的压缩,把人体有害和无益的成分过滤掉,把好的成分保留,并压缩至罐体中。

临安市旅游局副局长陈伟洪对空气罐头的销售充满信心,该局在天目山启动空气罐头研究后,有上海的游客即联系他们,想要购买这种空气罐头带回家,这说明市场空间还是有的。$$分页$$

产业之困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在淘宝有多家网店开卖“空气罐头”,价格在50-200元不等,有国内空气质量好的贵州、福建等省的空气罐头,也有来自海外的新鲜空气罐头。

“空气不用钱,成本仅是售价两三元的罐子”,业内人士向记者自爆道。

值得关注的是,2012年9月,陈光标在媒体推介自己研发的易拉罐式空气产品。该空气产品首期生产了10万罐,声称是来自于台湾和安徽五河县长寿之乡的新鲜空气。

但“陈光标好人饮品”企业品牌副总裁王利锋对记者坦承,所谓的陈光标“灌装空气”实际上是从灌装工厂现场分装,易拉罐生产出来后,封盖即有空气进入了,那其实是灌装厂车间里面的空气。

王介绍,灌装空气的工厂在广东佛山,当时请这个代工厂生产了几千罐,后来陈光标秀过了,就没再生产了。

针对空气罐头的行业前景,王利锋持观望态度,在他看来,罐装空气当做环保文化的东西,去做去宣传是可以的,他对于这个缓解大城市里的空气污染,没有任何意义。

而空气罐头成为产业还存在多个难题,作为一种公共资源,空气能随便利用吗?能不能成为商品买卖?有没有生产销售许可?应该由哪个部门审批许可、质量鉴定?

值得关注的是,在雾霾笼罩下,北京市政府拟投入7600亿元治理PM2.5。2013年9月12日,国务院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根据科学论证及评估,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共需投入17500亿元。

如此大手笔的改善空气质量,待空气治理好了,是否空气罐头将会淘汰?浙江农林学院旅游与健康学院老师孔邦杰介绍,空气中没有那么多植物精气,污染物和粉尘肯定有,要到空气质量好的山上去采集。

孔邦杰表示,不同的地方,植物群落不同,因此当地的植物精气也各不相同,因此因地制宜,对人体有用空气成分就可以进行开发,产生经济效益。

南阳治疗卵巢炎费用

安顺癫痫治疗哪里好

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洪都中医院预约挂号

运城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小孩脾虚如何调理
儿童健脾胃吃什么
宝宝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