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郭小东忆知青泩活抓下放干部批斗像闹剧

发布时间:2019-11-10 20:29:29 编辑:笔名

核心提示:郭小东回忆,那时知青们随便抓来下放干部进行批判,因为阶级斗争无处不在,可斗来斗去,也在嘻嘻哈哈中就算批判完了,这种批判更像一场闹剧,尤为滑稽,因为所批判的敌人,根本就没有敌人的感觉。

知青作家郭小东

本文摘自:新华,作者:杜颖,原题为《郭小东谈知青往事:抹不去的时代印痕》

5月13日至15日,来自全国各地的知青代表将云集海南博鳌,参加中国知青文化博鳌高峰论坛。论坛围绕知青和知青文化,将一个特定年代的特殊事件重新梳理和解读。1700多万人的庞大知青群体,到海南插队的就有30万人之多。知青群体在那个时代的作用和他们各自的命运,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丰富的话题。

海南在论坛召开前夕专访知青作家郭小东,作为一名曾经在海南插队6年多的知青,劳作、政治运动、读书,海南的知青经历足以影响他的一生,这也是他的创作起点和背景。

这一次来海南,郭小东带来了一篇发言短文《的史诗》,他在文中说,知识青年在那个年代的自娱自乐、自我表彰、自我记忆,终都同革命思想、革命时代一样不会再来,知青已是革命年代的句号,曾经的生活中有过不真实,它没有错;可有一个结果却是真实而不能改变的,那就是我们已老去、不再年轻

伤感、忏悔

知青是一种集体的受难

郭小东青春岁月是在海南度过的。1951年出生的他,1966年上山下乡来到海南琼中黎母山林场插队。

文革时期在全国范围内掀起的这场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各个地区的状况是不太相同的。在郭小东看来,到海南来的知青算是比较幸运的。知青所到之地,如果和自己所在的原生地的地理、气候环境有很大的差异,可能会有心理的不安,比如上海知青到云南、新疆、或北大荒,环境的失衡会带来极大的心理落差,如果在地理环境相对接近的地方,这种离乡背景不安不会太激烈。

郭小东从潮汕平原来到海南岛,从亚热带到热带,气候变化不是太大。郭小东说,因此,广东知青到海南插队,感觉上没有像上海到黑龙江和新疆那样有一种心灵撕裂,但是一个15岁的孩子,来到荒凉的边疆,心理的波动依然是严峻的。

割脉、卧轨、自杀在纪实作品中曾出现的诸多不可思议的字眼,在云南都是真实存在过的。这在郭小东的早期知青作品《1979:知青大逃亡》中都有过相应的、适度的表达。而这一切在海南岛的知青生活中表现得不是特别的极端。生活条件恶劣,伐木队十几个人,常年在森林里伐木,住的是窝棚,二三个月换一片森林,开始有少量的青菜,后来就只能靠野菜充饥,劳作并没有换来条件的改善,刚来时的革命理想也渐渐消磨,忧郁却没有办法改变,精神上的苦闷无处发泄这就是知青生活的某种真相。海南岛的生存环境虽然严酷,但是风土人情淳厚,这也是海南知青在那个年代,稍感幸运之处。

饮食
区块链
民生法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