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绿野荒踪小说戏剧恶魔之吻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0:35:34 编辑:笔名

我是在异地的街上见到这个女人的。  她很奇怪。总在我住的店附近,在傍晚出来摆摊。  次,她不太惹人注意。是暮年的样子,低着头,漫不经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不管围观的人是否会偷她的东西。  是些玉石。让我停下脚步的,是这些玉不一样,不是别致,就是古色古香。  不由蹲下来仔细看了会,寻思是否买点什么,带回家送人。  有几把牛骨梳。  看到我还是走了。依稀记得她很干净。一身有些旧旧的褪色彩衣,格外清洁。  第二晚回来,经过那里。又看到她。不同的是,这次她在卖字画。穿长衫,人也很象书画里走出来的人。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年轻多了。  第三晚,飘雪。我经过时,对她简直是惊艳了。卖仿古制品。穿明亮的唐装。  雪有越下越大的倾向。甚至于整条街上只有她一个人。  我没有办法不停下来。  她是这样奇怪。如果她是为了讨生活,出这么一个小摊,为什么卖这么精致的东西,每天更换这样昂贵的行头。  天这样寒冷,为什么她站在那里一点不显窘迫。唐装是有些裸露的裙子,她为什么感觉不到一丝寒意,连皮肤都没有被冻红?  这些都是我后来想到的。当时没有这样清晰的意识。只是笼统觉得古怪。和不由自主的吸引。  我走近她。走得太近。她还是无动于衷的神情。  我告诉她:我爱你。  她有反应了。笑了:你看到的一切都是虚幻的。都是人工堆彻出来的。  她没有骂我神经病。虽然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神经。也从来没有做过这样有病的事。  “我知道。”我说。  这次是她迫近我:“看着我。”  在她的脸像慢镜头一样显现时,我却本能的闭上了眼睛,紧紧抱住了她。  她强迫我直视她:睁开眼睛,看清我。你确定你还爱我吗……  连声音都变粗了,变得遥远而可怖。象冤魂索命的声音。  可是我只匆匆一瞥,就闭上了。隐约觉得自己在对着那个披头散发的巨大黑影说:“是的,我爱。不管真实的你是什么样子,我都爱。”  她似乎冷笑了。该说我怯懦,还是勇敢呢。一边逃避现实,一边坚守。  她恶狠狠的开始吻我:“好吧,明早看看你嘴唇的颜色,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很湿腻的不适感。象突然在嘴上糊满了一层不明物体。  她猛地松开了我,消逝了。我睁开眼睛时只看到,她被黑暗的夜色吞噬,清晰的觉得,是永远没有办法回来的那种。  为什么在这样短的时间内,雪下得如此之大。让我怀疑我正置身于一个不见人迹的雪山。  我跌跌撞撞的挣扎着走了几步,却是与她完全相反的方向。是我模糊的认为家的方向。虽然狂风早已让人分辨不出方向,脚下雪太深,举步维艰,又处于黑夜。  我不知被什么绊倒,跌倒。的一个感觉就是自己晕了过去。  醒来时发现在家里,正对着母亲担心的眼光。我怎么回来的?谁救了我?我不是在异地吗?  然而虚弱的我,问妈妈的个问题是:那时候我的嘴唇是什么颜色? 共 114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预防阳痿要服从七个原则
昆明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http://kmdx.qm120.com/lj613/
昆明市癫痫病中医治疗法